期中選舉後的美國經濟

分享至

Magic Jack

 

美國時間11月6日舉行期中選舉,內容包含眾議院(435席全部改選)、參議院35席(共100席)以及36州州長之改選,選舉結果如市場預期,眾議院(House)由民主黨(Democrats)以225席順利拿下,共和黨(Republicans)則保住了在參議院(Senate)的執政地位。就選舉結果而言,國會分裂對於政策擬定上的意見分歧是常態,因此政策不太會產生有劇烈的變動,民主黨掌控眾議院對於川普總統具有一定的牽制力。

 

人民總對執政黨有所不滿,導致期中選舉通常對於當局不利;川普執政團隊甚至面臨「跛腳執政」的窘境,市場傳出川普將被彈劾,筆者認為發生的機率相當低,因為參議院仍由共和黨所掌控,黨內對於川普總統執政的態度偏向正面,且參議院具有彈劾案的否決權;不過就川普過去的「惡行」進行調查、打壓是可以預期的,如通俄門、川普個人稅務。在國會分裂的狀況下,川普與共和黨再也無法為所欲為,許多政策將可能因為本次選舉結果而有所影響。

 

稅改政策之影響性

 

川普政府去年底推出的稅改法案,全名為「Tax Cuts and Jobs Act, TCJA」,為1980年代以來最大規模的稅改政策,針對個人7級所得稅率(2018年開始,非永久降稅)、企業稅率(35%累進稅率改為21%單一稅率,2018年起永久降稅)進行減稅,連資本支出的費用也能一次性的認列。就經濟直觀而言,減稅可使得企業稅後淨利大幅增加,稅率降低吸引國內外企業回美國設廠投資,增加就業機會並提高國內產出,勞動供給也因為所得稅降低而增加,有機會降低國內失業率;民眾則會因為所得稅降低而增加消費、儲蓄與投資;減稅對於短期的經濟具有一定的刺激效果,政策實行至目前為止,成效已經明顯反映在美國亮眼的經濟數據上,採購經理人指數(PMI)在今年8月達到61.3,為2004年以來的高峰;10月失業率僅3.7%,為2000年以來的最低點。

 

稅改光鮮亮麗的背後,是聯邦政府負債佔GDP比例上升、財政赤字逐漸擴大,根據估計,未來10年賦稅收入將減少高達1.5兆美元,若美國政府為了填補赤字缺口而發行更多的債券以收回市場上的資金,則會使得債券殖利率走升,搭配聯準會漸進式升息的腳步確立,整體市場利率增加,對於企業投資/融資為利空。此外,民眾預期消費稅降低的政策並非永久,未來有天會感受到納稅金額提高、實質收入減少;在利率高漲、未來經濟及收入有可能下降的情況下,儲蓄將會是民眾首選,進一步打壓國內消費動能,加上貿易關稅的課徵,當全球第一大消費國的內需急速冷凍,對於全球經濟而言,將會是繼2008年金融風暴後的另一場惡夢。

 

共和黨在11月的期中選舉前就提出了稅改2.0的新政策,主要訴求為永久化個人所得稅的減免,此一法案在選前被視為助選的噱頭,根據TPC(Tax Policy Center)的估計,2.0版本政策若是順利上路,未來幾十年的財政赤字將會暴增3.2兆美元,而掌握眾議院的民主黨極度厭惡龐大的財政赤字問題,筆者認為稅改2.0政策審核通過的機率不高。若政策上無明顯變動,則前段描述的情況將會在短期稅改的刺激消除後逐漸浮現。

 

財政政策改革備受考驗

 

財政政策分為兩大部分:1) 廢除歐記健保、2) 擴大基礎建設。廢除歐記健保一直都是共和黨與川普極度渴望達成的改革,特別是高風險的「帶病投保」,所有人都能享有健保的美好狀況所帶來的就是極大的財政支出,不過川普政府在2017年的廢除投票中失利,加上共和黨遲遲未能提出更有效率、具全面性的替代方案,導致美國民眾的不滿,是共和黨本次選舉落敗的主因;民主黨奪下眾議院多數席次幾乎將廢除歐記健保的可能性降到了最低,此為民主黨持續攻擊川普政府的武器。擴大基礎建設同樣是川普競選總統的政見之一,經費來源是推行政策的最大的阻礙,原本規劃的資金來源由聯邦政府出資2,000億美元,其他由地方政府與民間籌措;民主黨同樣也支持基礎建設,不過在細項上與川普政府略有差異,未來在國會內,針對基礎建設進行初步協商是可以預期的。

 

國際貿易談判

 

改善貿易逆差、保護智慧財產權是川普政府積極與各國談判的目標,民主黨內部對於這樣的作法並沒有太多的雜音,甚至說是暗地裡支持也不為過,因此「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口號短期內並不會有太大的改變;值得留意的是,川普總統在對內的政策審核與執行上綁手綁腳,如稅改2.0、廢除歐記健保,為了提高2020年連任總統的機率,積極對外的貿易政策可能會成為川普總統未來的手段。中美關係惡化、廢除NAFTA甚至不排除與貿易逆差過大的主要國家(EX:日本)重新簽訂有利美國的貿易協定,筆者認為激進的外交策略將會成為全球政治經濟面極大的黑天鵝。

 

全球經濟恐面臨衰退

 

就過去的執政黨於期中選舉嚴重滑鐵盧的情況來觀察本次結果,共和黨在眾議院的席次下降幅度比媒體預期來得少,並穩住了參議院的多數席次,換句話說,「小輸」為共和黨本次期中選舉的戰績。未來兩年川普總統在對內政策審核與制定上必然會遭受到國會的阻撓,對外的動作只會更加積極以抵銷對內政策失利所造成負面效應;分裂國會對於金融市場的運作看似正面,短期政策因為國會互相抵制而停滯,不容易出現劇烈變動,筆者認為長線經濟回歸到貿易戰關稅對美國內需的影響以及財政赤字擴大的問題。當支撐景氣的基本面已經悄悄地在改變,加上聯準會偏鷹派的漸進式升息,未來幾年的全球經濟邁入衰退將會是相當合理的推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