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9 月 29th, 2020

巴菲特2020年寫給股東的信〈系列三〉

 

接續上兩則《巴菲特2020年寫給股東的信》

接下來,要談論波克夏的核心業務

不斷增長的非人壽保險業務

 

財產、意外險

1967年以來,產險、意外險業務一直是波克夏業績增長的引擎

1967年波克夏以860萬美元

收購國民保險公司National Indemnity

及其姊妹公司國民保險公司National Fire、海事保險公司Marine

如今,以淨資產衡量

國民保險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財產、意外險公司

保險業務重在履行承諾

而波克夏履行承諾的能力是無人能比的

 

我們被產險、意外險業務吸引的原因之一

是該行業的商業模式

保險公司先收取保費後理賠

在極端情況下,一些理賠

Ex. 接觸嚴重的工作場所事故的理賠可能持續數十年

這種先收取保費,後理賠的模式

讓產險、意外險持有大筆資金

我們稱為浮動資金,最終會賠付給其他人

與此同時,保險公司會將這筆浮動資金拿去投資獲利

雖然個人的保單和理賠來來去去

但保險公司持有的保費收入相關的浮動資金一般較為穩定

因此,隨著保險業務的增長,浮動資金也隨之增長

下表所示為浮動資金的具體增長情況:

 

我們偶爾也會遇到浮動資金回落

但浮動資金下滑幅度非常緩慢

單一年度最多不超過3%

我們的保險契約決定了我們擁有的現金資源

肯定可以滿足短期或即時的償付需求

這種結構是精心設計的

是我們保險公司無與倫比的財力的關鍵組成部分

這方面的能力絕不會受到衝擊

 

如果保費收入超過我們的費用和最終損失的總額

保險業務就實現承保利潤

從而增加浮動資金產生的投資收入

 

當賺得這樣的利潤時,我們就可以使用免費資金

而且更好的是

我們還會因為持有這些資金而獲得回報

對於整個財產與意外險行業而言

目前浮動資金的財務價值遠低於多年前

這是因為幾乎所有產險公司的標準投資戰略

都偏向於高收益債

 

因此,利率變化對這些公司至關重要

在過去十年裡,債券市場提供的利率低得可憐

由於保險公司年復一年的遭受損失

到期贖回和發行人認購條款舊的投資組合

必須被轉換成收益率更低的新標的

所以保險公司也受到了影響

過去保險公司可以安全地從每一美元的浮動資金

賺取5美分或6美分

但現在他們只賺到2美分或3美分

 

一些保險公司可能會試圖購買低信評債券

或承諾高收益非流動性的另類投資來減少收入損失

但這些都是危險的遊戲和活動

大多數機構都沒有足夠的裝備參與這樣的危險遊戲和活動

整體而言,波克夏的情況比其他保險公司要來得好

 

最重要的是

我們無與倫比的巨額資本、充裕現金和多樣化的非保險收入

使我們擁有比業內其他公司更大的投資靈活性

我們擁有很多選擇

這些選擇對我們很有利

有時會給我們提供重大的機會

 

與此同時

我們的財產與意外險公司有著良好的承保記錄

在過去的17年裡有16年實現了承保利潤運營

只有2017年例外

當時我們的稅前虧損高達32億美元

在整整17年的時間裡

我們的稅前利潤總計275億美元

其中2019年實現4億美元

這種記錄並非偶然

 

嚴格的風險評估是我們保險經理日常關注的焦點

他們知道,糟糕的承保業績可能會淹沒浮動資金的回報

所有保險公司都只是嘴上說說而已

但在波克夏,這是一種宗教,舊約風格的宗教

 

正如我過去一再做過的那樣

我現在要強調的是

保險業的美好結局遠非一件確定無疑的事情

在未來17年的16年裡

我們幾乎肯定不會獲得承保利潤

危險總是隱藏其中

 

最大的災難可能是傳統的災難、颶風或地震

又或者其他事件可能會帶來出乎意料的後果

Ex. 網路攻擊,遠遠超出了當今保險公司的預期

如果發生此類災難

我們也將對部分損失負責

損失金額將是巨大的

但處理損失不會接近於耗盡我們的資源

我們將急於在第二天就增加我們的業務

 

閉上眼睛

想像一下一個充滿活力的非人壽保險公司可以誕生的地方

紐約?倫敦?矽谷?

 

2012年末

我們保險業務經理阿吉特-傑恩打電話告訴我

他將以2.21億美元收購賓夕法尼亞州那個小鎮

一家小公司GUARD Insurance Group

他還說GUARD首席執行長Sy Foguel將成為我們的明星

我從未聽說過Guard和Rhino這兩個名字

轉眼間,2019年GUARD的保費收入達到19億美元

較2012年增長了379%,承保利潤也令人滿意

 

自從加入波克夏以來

Sy Foguel一直負責公司的新產品開發

以及向美國新地區的擴展

使浮動資金增加265%

1967年,奧馬哈似乎不太可能成為財產與意外險公司的起點

威爾克斯-巴里可能會帶來類似的驚喜

 

波克夏·哈薩威能源公司BHE

Berkshire Hathaway Energy正在慶祝

在我們旗下的第20個年頭

既然是周年紀念日

我想向您介紹公司迄今為止的成就

我們就從電價這個話題開始

波克夏在2000年進入公用事業領域時

收購BHE 76%的股份

愛荷華州的居民平均千瓦⋅時kWh支付8.8美分電價

 

自那之後,我們承諾居民的電價每年上漲速度每年低於1%

到2028年基本電價不會上漲

相比之下,愛荷華州另一家大型投資公司的情況是:

去年,該公司對居民收取的電價比BHE高出61%

最近,公共事業的費率上漲,將使這一差距擴大到70%

 

我們2家公司之間的差異是由於

我們將風能轉化為電能取得巨大的成就

2021年我們預計BHE擁有營運的風力渦輪機

將產生約2520萬兆瓦時MWh電力

該電力足以滿足愛荷華州居民的需求

他們每年消耗約2460萬兆瓦時MWh

換句話說,愛荷華州僅靠我們的風力就可以自給自足

 

與此形成鮮明對比

愛荷華州的另一家公用事業公司

風力發電不足總發電量的10%

據我們所知,到2021年無論身處何處

其他投資者擁有的公用事業公司

都不可能實現風能自給自足

在2000年代BHE服務於農業經濟

如今,它的5大客戶中有3個客戶是高科技巨頭

我認為他們在愛荷華州建廠的決定部分

是基於BHE提供可再生、低成本能源的能力

 

當然,風是斷斷續續的

我們在愛荷華州的葉片只轉動了部分時間

當沒有風時

我們會使用風力以外的發電能力來確保所需的電力

相反的

多餘的電力透過電網將電力賣給其他公用事業公司

我們向他們出售的電力

替代了他們對碳資源的需求

EX. 煤炭和天然氣

 

由於Walter Scott和Greg Abel間的合作關係

我們目前持有BHE 91%的股份

自我們收購以來,BHE尚未向公司支付任何股息

迄今為止已保留280億美元的收益

這種做法在電力公司的領域是不尋常的

因為公用事業一般會支付高股息

有時甚至超過80%的盈利

我們認為,我們可以投資的越多

我們就越青睞它

 

今天BHE擁有運營人才和經驗來管理真正的大型公用事業項目

這些發電項目需要超過1000億美元的投資

這些項目可以透過基礎設施建設

為我們的國家、社區、股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